2015 秋季 文化研究導論 期末書寫成果

授課教師:劉紀蕙

一、底層-移民-公民-語言

底層無力量:從「打工文學」生產看八〇年代後中國工人轉型之可能與現實
──杜焱(社文所)

臺灣移民工族群的發聲管道淺論─以移民工文學獎為例──楊佳柔(社文所)

新二代書寫─以《準台北人》分析語言使用與文化認同──周嘉欣(社文所)

跨界移動:新加坡國族政治與馬勞的裸命──陳曉妮(亞際文化研究)

英語焦慮:以電影《救救菜英文》為例──蔡恩祥(社文所)

二、空間-治理

1960年代台灣工業建築中對人的關心:以王大閎聯福製衣廠房為例
──朝澤新(建築所)

權力所規訓的生活場域:以新竹少年刑務所官舍群為例──李思敏(建築所)

三、藝術-文化-在地政治

「鬼魂的迴返」:從幽靈徘徊學的角度看陳界仁《殘響世界》的影像敘
──黃崇銘(社文所)

從瑞舞(Rave)到Edm:初探電音在台灣的轉變之意義──張嘉雯(社文所)

越洋文化在地化:台灣美國熱門音樂樂團—陽光合唱團──廖珮羽(人社系)

「不響」:《繁花》中的日常經驗──陸盈(社文所)

四、運動-政治-獨立

台灣何以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從2016選舉談起──呂伊庭(社文所)

備註:以上文章為修課同學的期末作業成果,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引用。

婚權運動至今,「多元的同運」怎麼了?

郭彥伯   社文所102級碩士班

為什麼有些人無法接受「多元」的可能?我認為,其實不見得是那些人自己古板、可惡,而是因為我們整個社會的教育與文化,長期以來太過強調整齊與秩序,使我們有機會面對「不一樣」的時候,只能學習到用各種方式排除異己、恢復秩序,而不是嘗試去擁抱各種可能性。                                                                                                                                                                                                                                                                       ──許秀雯

雖然寫在「想像不家庭」的專欄,但這篇文章跟左派或酷兒,乃至毀家廢婚的議程都沒有太大干係,而是在同志運動、多元成家運動的議程和綱領底下發問。

長久以來,同志運動一直致力於肯定差異、看見關係的可能性、挑戰各種對「親密關係」的刻板印象,尤其針對異性戀總是被推往的單偶愛情──婚姻關係。多元成家運動一開始,強調婚姻以外的各種關係該如何被善待,如何同樣被肯定跟重視,最後選擇以修法作為推進上述理想的策略。這些運動的初衷或願景都很美好,但我們有朝這個方向在前進嗎?不管對於未來社會有沒有相同的藍圖,這個問題都該被想清楚。 繼續閱讀

與趙剛再商榷: 仍舊是關於「中國作為一個理念」以及「社會-運動」的問題

文/劉紀蕙 國立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

閱讀趙剛的〈敬答〉,如同一向閱讀他的文章一般,我再次經驗到他極具個人風格的犬儒式幽默犀利而覺得有趣,但是卻也在他如同散彈一般逸離我的論述之處感到無奈。我必須指出,趙剛行文中大量對我的無端臆測(白話一些,便是戴帽子),以及論點的簡化(似乎只針對幾個「興奮點」進行任意發揮),讓我相當失望。

顯然趙剛的確沒有閱讀過我過去一系列的研究與書寫,因此無法掌握我的思想脈絡。我對趙剛〈風雨台灣的未來〉一文的質問與商榷,是在長年研究與思考的基礎上進行的。約略閱讀過我的任何著作的讀者,應該就會理解我的出發點。 繼續閱讀

為什麼允文允武的體育人會是特例?

 /社文103級博班

升學時段,真的看教育新聞看得很膩,體育班學生考上名校、既能參與賽事又能讀好書的種種類似報導讓人覺得反胃。

當然,身為體育人看到這種報導,常會產生一種「對啊,就是這樣!我們也可以允文允武!」、「你們普通生才不會明白體育人的艱辛」的認同感,覺得體育人又爭取到了更多正面的形象。 繼續閱讀

劉紀蕙與趙剛商榷: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中國”理念

文/ 交大社文所 劉紀蕙教授

要充分理解趙剛2015年6月4日在北京清華大學的演講《台派“烏托邦”》,需要聯繫他去年6月在《臺灣社會研究季刊》發表的文章《風雨臺灣的未來:對太陽花運動的觀察與反思》(轉載于《文化縱橫》2014.6),甚至要參考汪暉在《當代中國歷史巨變中的臺灣問題:從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談起》(《文化縱橫》2015.1)中所討論的統派式微與“獨台”主流化。 繼續閱讀

關於當前某些「左派」姿態與「反資本主義」口號的再商榷,以及關於工運之困境的一些想法:歷史社會結構作為視角

文:陳昇澤 社文所102級碩士班

《跨時》按:台灣近年的社會運動,儘管出現不少號稱「反資」的表述,但群眾性的工運持續缺席,資本主義制度也完全沒有被動搖。陳昇澤君這篇文章,以台灣自1960年代以來的產業和社會結構的變遷為切入點,剖釋當今「反資」論述的小資產階級性質:要求資產階級國家使用強大的行政權力,對被視為本土敵人的特定大資本進行限制,重新開啟小資產階級的「向上」社會流動,挽救他們於無產階級化的「下流」。

在這種邏輯之下,「反資」並不是反對資本主義制度,而是反對據說「異化」了本土的某黨政府及其權貴;同樣,「反資」也不是反對本來意義的剝削,而是對同樣建立在剝削基礎之上的「小本經營」、小老闆和小生產的禮讚。簡言之,這是一種要求政府讓大家都可以當老闆的「反資本主義」。

因為這種「反資論述」,並不建基於對資本主義制度的實際運作規律的認識之上,也不會考慮取代資本主義制度的方向,它們主要訴諸「反文化」的意識形態宣傳:小就是好,大就是壞;「官逼民反」——不是反對資產階級及其國家,而是要求「本土勢力」接管這個國家,為本土派的支持者服務。這一種有時冒充馬克思主義,但實際上是「蒲魯東思想的變形殘餘物」的運動,不只是港台兩地的現象,還是1990年代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走進低谷後,世界資本主義危機引發的各種群眾運動之中的普遍現象。 繼續閱讀

關於趙剛北京清華大學演講「台派『烏托邦』」的一些思考

文/黃謬 @破土工作室 (黃丹 社文所100級碩士班 畢業所友)

【破土編者按】2015年6月4號,台灣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趙剛應邀到北京清華大學演講,演講題目為台派『烏托邦』」,趙剛老師以「太陽花學運」的主體作為分析對象,分析在這個運動中產生的台派烏托邦主體存在問題,然而,本文作者則認為趙剛老師的分析沒有看到太陽花運動的歷史過程以及其在全台灣的動態擴散,而這大概與趙剛老師及其同代人自身的歷史經驗和生命經驗相關。本文作者指出,台灣的歷史經驗所綁架的不僅僅是趙剛所分析的台派青年,趙剛自身或許也是被綁架者,並因而朝向了「左翼的憂郁」,而非對運動的積極介入。故而作者呼籲,作為反思者的趙剛們應該進入一輪新的反思。本文僅為作者對趙剛老師演講產生的零碎思考,並非嚴謹的論文,破土歡迎觀點爭鳴。

繼續閱讀

【期刊論文】 從伴侶制重新思考共同生活的可能

作者:郭彥伯

刊登來源: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 《應用倫理期刊》第58期http://www.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58/01.pdf

一、前言

2009 年「臺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伴侶盟」)成 立,一直到 2012 年正式立案,「多元成家」已經成為同志運動或婚 姻改革運動中最顯著的議題。在這一系列運動中,除了納入同性婚 姻的民法修正案,送入立法院中的另有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三套 法案被視為「多元成家」的體現。同性婚姻、多元成家也已經產生 不同立場的激烈爭辯。我在這背景下,想將討論焦點從始終是眾人 矚目焦點的婚姻,轉移到「伴侶制」的問題,試圖藉此拉出另一條 思考共同生活的可能。 我接下來要分析的「伴侶制」,並不以伴侶盟已經送入立法院 的伴侶制度草案為中心,而是挑選了在臺灣比較顯著或特殊的「伴 侶制」想像。藉由觀察伴侶─近似卻又不等於婚姻的身分和關係 ─如何被描述、塑造與想像,我們也能有另一種視角觀察婚姻、 國家與法律的交互作用。 繼續閱讀

「學術倫理的灰色地帶」公開論壇 內容節錄

日期:2015年三月8日(日) 時間:下午2:00~5:00  地點:紫藤廬

主辦單位:文化研究學會、大葉大學智慧財產權研究中心

合辦單位:臺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STS)、比較文學學會、女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交通大學社文所

主持人:劉紀蕙  /朱元鴻    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

繼續閱讀